噼啪……

吴宇晨悬浮在半空之中,四周静寂无声,只剩下身后风雷双翼雷光散溢时发出的炸响。

他再次直视着那扭曲的虚空,心情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不知道再次将手深入那片虚空之中会遇到什么,或许是惊天的宝藏,但更有可能的是再一次的黑色弧光,这一次的话,可就没有折耳猫来帮他抵挡了。

不过,谁在乎呢?

吴宇晨深吸一口气,缓缓的伸手探了进去,可这一次,他却仿佛探进了可怕的火海之中,不断的焚烧着他的手臂。

吴宇晨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片空间在不断的扭曲啊,原来这里面不是海洋,反倒是火焰啊……

火焰不断氤氲燃烧,那跳跃的焰光令这片空间看起来便跟着扭曲不定了……

是异火吗?

吴宇晨闭着眼睛,联想起当初小世界里那丝毫不烫手的异火,心中也有了些许猜测……

应该是异火吧……

吴宇晨此刻的手中也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红莲业火,两种异火在彼此纠缠,他甚至还能够感受得到手上传来钻心的痛楚,这是对方的火焰强度明显高于自己的缘故……

夏日清纯美女如花儿般可爱而美丽

若非吴宇晨的红莲业火同样是异火,恐怕这个时候他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吧?

怎么办?

吴宇晨扭头,看着一脸虚弱的折耳猫,却是一咬牙,直接散去了手中的红莲业火!

他相信,这里应该是机缘之地,而不仅仅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否则的话,这异火拦住虚空,谁能撼动得了?

吴宇晨能够感受得到,这火焰无比的恐怖,所过之处,自己的肉身如同腐朽的枯木一般,被直接点燃,焚烧,哪怕自己不断的修复肉身,却依旧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这火焰并不炙热,甚至透着一种刺骨的冰冷,吴宇晨催动魔域炼体诀,体内黑焰顿时穿梭不定,化作道道锁链,如同蔓藤一般,缠绕上这些异火。

这样的经历,已经有数次了,虽然算不上是轻车熟路,但也可以说是有些经验了,吴宇晨清楚,最为关键的是,要忍住这彻骨的疼痛!

十指连心,可不是说说而已!

撕心裂肺的痛楚让吴宇晨冷汗淋漓,但他并没有丝毫退缩,甚至于他的手悬在那儿纹丝不动,黑焰织就的锁链横空,在丝丝缕缕的异火上纂刻出细密的符文,而后尝试着将这异火往他的体内拉去!

没错,吴宇晨就是要将这异火炼化!

灵海境九重的修士想要炼化异火,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痴人说梦,毕竟没有天宫,连储存都做不到,谈何炼化,但谁让吴宇晨的魔域炼体诀足够变态呢?

或许是感受到吴宇晨的意图,这冷白色的异火光芒大作,肆意扭动,那丝丝缕缕的火焰之上,竟然传来彻骨的寒意,令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冰霜爬上了吴宇晨的身体,可他的手却明明是在火焰之中,这种极致的矛盾之感令人格外的别扭。

吴宇晨干脆闭上了眼睛,黑焰跟着扭动,缓慢但却坚定无比的在那异火上铭刻着符文,像是打上了烙印一般,这过程是如此之慢,形如蚂蚁爬一般。

而与其相对的,吴宇晨的身体却是迅速的布满了寒霜,从手臂蔓延到腰间、胸口,继而彻底的将他冰封。

远处,本就奄奄一息的折耳猫,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吴宇晨原本不需要死的,哪怕没有白之境的储物袋,只要取走自己跟风洪城的储物袋,这机缘便已经足够他再走一个大境界了,他为何执意还要去试呢?

还是为了自己……

折耳猫勉强的移动身体,朝着吴宇晨方向爬去,每挪动一点,它身上的伤痕便严重几分,它不断的咳着血,眸子里满是倔强……

就算是……死在一起,也好啊……

剧痛如浪潮一般涌动不定,疼得她泪花闪闪,从小到大,她何曾尝试过这样的痛苦?不过此刻,她却咬牙坚持了下来。

地面被拖出了一道血痕,她的速度越来越慢,气息也越来越弱,渐渐的,她已经无法继续下去,只能勉强抬起头,望向吴宇晨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爱?是也不是……

或许,更多的只是执念吧……

折耳猫的视界之中,眼前的一切已经开始模糊起来,朦朦胧胧之间,那凝固的冰雕仿佛陡然炸开,碎得到处都是,而仿佛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谁呢?

折耳猫没有看清楚,只觉得自己的眼帘重逾千钧,一点一点的阖上,然后仿佛落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好温暖……

折耳猫这样想着。

从冰雕中走出来的自然是吴宇晨,直到现在,他还为刚才的一幕后怕不已,这异火名为焚骨冷火,别说是身上,就连他的身体之中的血液,也都要被冻起来了。

刚才便是魔狱炼体诀与焚骨冷火在与时间赛跑,要么吴宇晨将其炼化,要么就让他将自己彻底冰封……

幸好,吴宇晨赌对了!

一半是魔狱炼体诀的功劳,一半是意志力的体现。

现在,自己是拥有两种异火的人了……

只可惜,自己并未构筑出天宫,能够炼化的焚骨冷火极为有限,这大好的机缘,大多数便浪费了……

当然,对于吴宇晨来讲,最主要的机缘并非是焚骨冷火!

他取出来自于小世界的那块歃血碑,然后插进了虚空之中,这歃血碑好似钥匙一般没入其中,而后,那两尊雕像仿佛活了过来一般,透过那焚骨冷火望了过来,目光好似穿越了时光的长河,落在吴宇晨与折耳猫的身上。

磅礴浩瀚的威压喷薄,明黄气运席卷如龙,隐约之间,似乎有一声叹息响起。

然后,吴宇晨只见得那雕像心脏处各有一点光芒亮起,从他们的头顶飘了起来,投入歃血碑之中,原本歃血碑背后那犹如马赛克般模糊的字眼渐渐清晰,赫然是两个铁笔银钩的名字!

风屠!

狮向天!

随即,歃血碑光芒大作,冲了出来,落在吴宇晨的手中,只见得一道道流光在碑上流转,似乎有一道道的信息淌入吴宇晨他的指间。

吴宇晨恍然,原来,那些士兵大臣蕴着的一缕神魂,守护联盟完整,所以能把“盟”字补全,而两位帝皇各自留了一滴精血,既是为了将来或许能够复生,亦或者,给后来人一缕大机缘!

就好似吴宇晨这般……

他伸手,在狮向天的名字上一挑,一点一点的将精血牵引出来,悬在他的指尖处,剔透晶莹,宛若一颗完美无瑕的红宝石。

然后,就见得吴宇晨伸手,将这滴精血,摁进了折耳猫的眉心处。

……

Related Posts

1266_a3426

草莓视频深夜福利app下载

富二代appios下载

香蕉视频下载污app破解版

0697_a3468

1759_a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