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着秦墨身影离去后,神逸泽缓缓低下头。

   秦晓玲、宗天和洛梓安几位华武的高层,都不由围了过来。

   “几位前辈怎么说?”洛梓安询问。

   “这件事,貌似龙逸寒几位前辈,并不想参与其中。”神逸泽叹了口气,“洛馨前辈,也让我们暂时停止行动。”

   “什么意思?”宗天紧锁眉头,极其愤怒,“秦墨这不是胡闹吗?”

   “如今,眼看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却还为了所谓的朋友,在这里胡作非为!”

   “我当时真想和他开战!”

   神逸泽平淡的看了他一眼。

   从‘秦先生’到‘秦墨’的称呼,也体现了华武大多数人内心的悄然变化。

   仅仅是一天之间,这些曾经誓死追随秦墨的人,对他已有一种极大的不信任感,秦墨在华武,已然失去了权威和公信力,人们渐渐不再尊敬他了。

   他的所作所为,违背了大多数人利益。

   甚至可以说,除百悦然之外,其他人部的利益。

   冬季少女毛茸茸上衣天台纯净唯美照

   “他掌握着镜锁神术·下。”神逸泽道,“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站在和他的对立面。”

   “秦墨这人,我很了解,如果激怒他,他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你们也看到了。”

   “他刚才的态度,在华武中,从来没出现过,他一向是个谦和好说话的人。”

   秦晓玲重重叹口气,望着顶部的升降台,喃喃道,“那毕竟是他少有的羁绊啊!”

   “我们其实……又何尝不是寒了他的心?”

   华武众高层都沉默不语。

   没人愿意替那个离去的家伙,说任何话。

   ……

   碎岩岛的海风,吹散了百悦然的秀发。

   她红扑扑的脸蛋,像是打了腮红一样,激动又害怕的抓着秦墨的手臂。

   “我……我们回去吧!”

   百悦然一直在劝说秦墨。

   她也不知他这是怎么了,往日那个对任何人,都很是温和的秦墨,今日却为了她小小的心愿,对抗整个华武。

   而更令她不理解的是,那些华武之人,为何不让她离开,难道是医药公司不能少了她?亦或者有什么重大任务?

   百悦然当然是喜欢自由自在的任性的,随心所欲的日子,毕竟好久都没有了。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

   这个节骨眼上。

   这样的随心所欲,令她惴惴不安,难以享受。

   她想回去。

   只是却怎么也扯不动眼前这座雕像,他就像个固执的老头子,紧紧握着百悦然的白嫩的小手,不让她回去。

   “走,我们去新天鹅城堡。”他依旧固执的说。

   好似,在此刻秦墨的脑海里,只有关于百悦然愿望这一件事。

   他将部的事抛之于脑后,只想带她完成她的愿望。

   “可是,我们怎么去?”百悦然苦笑。

   德国离这里是那么的遥远。

   她话音刚落下,秦墨将她一把揽入胸膛,紧紧的抱住她。

   百悦然顿时脸红了,她小心翼翼的仰头看着他英俊的脸颊,又害羞的埋在他的怀里。

   心间的小鹿乱撞,脑海里一片空白,忘记了一切刚才的事,好似完迷失在了这个怀抱里。

   “抱紧我。”

   说罢。

   秦墨的身影猛然跃起,冲入云霄。

   “啊!!”

   百悦然发出刺激的尖叫声,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

   很快,百悦然能看到身旁的云朵,在自己身边飞过,自己竟然与云彩平齐,在蔚蓝的天际中,翱翔着。

   一群大雁,也从她身边经过,她忍不住碰了下大雁,很快大雁受到惊讶,飞快的掉头离开了。

   她又伸出手,去抓天际的云彩,她这才明白,原来云彩并不像动画片里的那样,可以一把抓住,而是穿过她的手臂,是一种白色的浓密气体而已。

   实在太美妙了!

   这一刻,太美妙了!

   百悦然瞬间忘记了部的烦恼。

   关于工作,关于孤独,关于他,或关于所谓的世界和平……

   她就像一只鸟儿,在他的怀抱下,在天空中飞着。

   秦墨抱住她柔嫩的腰肢,笑着道,“你可以张开手臂了!”

   百悦然张开手臂,她冲破了一朵朵云彩,云彩留下了她的形状,从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完拥抱了这片蔚蓝的天际,她伸手就能触碰到蔚蓝的天空,她能轻易抚摸到云彩的,有些湿润,她能看到与自己起飞的鸟儿,在天际上喳喳的叫着……

   她兴奋的大叫起来。

   在这刻,好似又变成了龙市的那个泼辣的女孩。

   “哇!太刺激了!”

   “秦墨!可不可以再高些,再高些!”

   她开心的手舞足蹈就像个孩子,又或许,她从来都没长大,只是一直很好的掩饰自己罢了。

   过了许久。

   下方。

   一片人间仙境,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

   德国美丽迷人的巴伐利亚的乡间景色,映入眼帘,一棵棵茂密的松树,覆盖了这片不高的山群,整个山林都是一片绿色,在左方,是清澈的阿尔卑斯湖水,平静的掀起淡淡涟漪,在右方,是一较小的天鹅湖,阿尔卑斯山脉,就在这两座湖水四周,还有那薄薄缭绕的云雾,在山峦与湖水间,缓缓移动着。

   最为耀眼的,还是那屹立于阿尔卑斯山上的新天鹅城堡。

   巨大的城堡,来自十八世纪的古典建筑,威严而又不失绝美。

   秦墨抱着百悦然,缓缓降临在这座城堡中。

   以前,这里是旅游景点,而如今的,这里早已空无一人,欧洲早已被两大联盟征服,这座曾经游客络绎不绝的圣地,也没有一个游客了。

   百悦然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

   以前她梦寐以求,想要来到的地方。

   她激动的四周跑着,开心的就像小白兔,对这里的一切,充满着兴奋和好奇。

   “你以前那么清闲的时候,为啥不过来。”看到她那开心的模样,秦墨也不由笑了,“你又不缺钱,出国旅游还不是随随便便吗?”

   百悦然停下脚步,距离秦墨百米之远。

   “你没听过新天鹅的传说吗?”她回头笑着说。

   “什么?”

   “如果心有所属,必须带着那个爱的人……才会受到新天鹅的祝福。”

Related Posts

1266_a3426

草莓视频深夜福利app下载

富二代appios下载

香蕉视频下载污app破解版

0697_a3468

1759_a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