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4月25日抵达北京,首先是持续两天的非公开官方日程,又过了一遍京城这边与维斯特洛体系相关的各个项目,还举办了一次人间会俱乐部的酒会,终于空闲下来,已经是4月30日。

然后直接飞去了苏州。

再一次的,杏花春雨下江南。

连续奔波了一个月,接下来都不再安排太正式的工作日程,打算休息一周。

顺便,看热闹。

马上进入5月份,也是以量子基金为首的国际金融炒家对东南亚发动的时刻,西蒙特意和索罗斯通过电话,半开玩笑,既然他都来了亚洲,‘维斯特洛效应’也该出现了。索罗斯也半开玩笑地回复,当然会出现。

于是在这番看似玩笑的话语中,亚洲金融风暴初见端倪。

曾经的历史上,很多人铭记的一个日子是1997年7月2日,泰国正式放弃泰铢固定汇率制度,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实际上,正如西蒙过年时赶来中国的一些遭遇那样,事情很早就已经产生了苗头。

泰铢的弃守,也不是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而是在对国际炒家之间的攻防持续了两个月之后。

就是说,事情真正爆发于5月份。

西蒙人在中国这几天,首先是泰国一家名叫Finance One的房地产公司因为无力偿债被银行接管并进行重组后,于5月2日的周五重新开盘交易,结果股价当天就暴跌了70%,使得市场对泰国的房地产行业彻底失去了信心。

在此之前,泰国的股市已经经历了连续大半年时间的下跌,累计跌幅超过45%。

清甜系氧气美女俏皮爱卖萌唯美私房写真

进入5月3日的周末,股市虽说暂停交易,但以《华尔街日报》为首的西方媒体,开始大肆制造舆论,渲染泰国国内大量企业严重的资不抵债状况,泰国政府疲于应付舆论的同时,依旧没有警觉。

直到5月5日,舆论压力导致新一周开盘后泰国股市再次暴跌的同时,国际炒家突然袭击,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大肆卖空泰铢,使得泰铢兑美元汇率在一天之内就暴跌了9个百分点。

泰国政府这才反应过来,迅速调动了5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用于承接国际市场上的泰铢抛压,双方的第一次攻防正式开始。

泰国股市的暴跌,以及国际炒家对泰国货币的攻击,不可避免地波及到整个亚洲地区。

直接或间接地,再次引发了‘维斯特洛效应’。

热闹连连。

西蒙人在苏州就接到了某些人带着试探的电话,毕竟他的目标实在太大,除了没有在官方露面,这些日子的行程,也根本不可能隐瞒得了某些人。

对于这番试探,西蒙的回复也耐人寻味。

中国应该高兴才对。

中国确实应该高兴。

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实际上是一次很重要的转折。

为何如此说?

因为在1997年之前,亚洲四小龙和亚洲四小虎,才是西方主要的原材料和产品代工基地,而1997年之后,东南亚国家经济陷入崩溃,大批制造业订单开始向中国内地转移,跟随转移的还有更多涌向中国内地的海外资本,这些都直接促成了中国经济在新世纪之后的快速繁荣。

因此可以说,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索罗斯为首的西方炒家,只是赚了一笔块钱。

中国赚取的,却是国运。

北京。

男人第一天到来中国,任景兮就已经知晓,于是悄悄从这些日子的工作狂状态中脱身,主动打理了一番,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等待某人的召唤。

结果好几天都没等到。

手里的项目也不能停呀,于是又重新投入工作。

心中的失落在所难免。

倒是再应了那句近之不逊远则怨。

这天上午去过当初为了拍摄《红楼梦》修建的大观园内堪景,以便更直观地设计一些情节,然后带着随从又赶去中戏。

难免有些忐忑。

从美国返回,任景兮选择了在北影旁听一些课程,顺便挖掘物色自己的班底,之所以不是更熟悉一些的中戏,原因也再简单不过,祝莫莫在这边,还有莫五菱。

不过,想要为自己的电视剧挑选优秀的演员,北影中戏肯定都绕不过去。

于是今天特意过来看看。

事前打过招呼,还让锦书传媒帮忙联络了一下,任景兮对中戏这边对学生的管理有所了解,本以为不太好办,没想到,这边直接派了一位副校长接待。

更没有想到,祝莫莫竟然主动出现。

还带了看到她之后依旧脸色臭臭的莫五菱。

相比冷冷跟在一旁的莫五菱,祝莫莫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还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和其他几位校方陪同人员一起进入一座小礼堂。

校四个年级的表演系在校生,有档期的,在任景兮提前挑选之后,基本都已经到齐。

祝莫莫陪着任景兮一起坐下,看那位副校长忙前忙后地去张罗,笑着小声凑到任景兮耳边:“任姐,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热情吗?”

还能怎样?

肯定是某人打过招呼。

祝莫莫见她了然的表情,点了点头,又道:“其实,还不止呢,前些日子他悄悄来过这边,敲定了一个交流项目。”

任景兮好奇:“嗯?”

“就是,中戏和北影,接下来可以选派30名学生到好莱坞交流学习,为期一年,而且对于表现出色的成员,丹妮莉丝娱乐还会资助对方制作影视项目,这件事如果做好,对于中戏北影都是一件很耀眼的政绩。”

任景兮这才明白。

想想国内的情况,好莱坞那边,确实就是世界影视产业的巅峰。而且,好莱坞能够轻松吸引世界的顶级影视人才,理论上并不需要做这种交流,因此,这基本等于是一方面给出的实惠。

祝莫莫见任景兮恍然地看向前方的舞台,又道:“不包括表演系啦,这次主要是幕后,导演、编剧和摄影等专业,而且只限于三四年级和研究生。呵,最近一二年级的那些家伙都眼热疯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种机会,那可是好莱坞呀。”

坐在另外一边的莫五菱见祝莫莫嗓门不知不觉有些大,瞪了一眼过来:“小声点,有什么可骄傲的,一个班都被通报批评了,以为没你一份?”

祝莫莫吐了下舌头。

见任景兮再次疑惑,祝莫莫丝毫不介意‘自曝家丑’,原来,前些日子,整个96班因为第一学年的各种旷课懈怠,被学校整体通报批评。虽说她只是个编外的旁听生,但待遇其实比正式生还要好,却也无疑是旷课最多的那一个。

任景兮点了点头,其实,从之前跟在祝莫莫身边的那些短暂日子,她就有所感受。

虽说不知道其他班级如何,但女孩所在的96班,确实算不得安分。

这样聊了几句,那位中年副校长再次殷勤地凑过来,表示已经准备好,任景兮礼貌地表示了感谢,示意试镜可以开始。

这次的试镜目标包括《还珠格格》已经拟定的几对主要男女。

任景兮当然也记得男人的嘱托,肯定也不能部选择新人,接下来还会与一些成名演员,包括港台那边的演员进行一些接触,不过,如果外貌形象合适,当然还是优先。

试镜开始,莫五菱本来想要拉着祝莫莫离开,毕竟她们两个呆在这儿也不是事儿。更何况,她对任景兮的气可一点没消。

无奈祝莫莫对这件事很是热心,坚决不走,莫五菱生气,干脆独自离开,就近返回帽儿胡同的四合院。

毕竟不远。

连车都不用开,很快回到四合院,又熟门熟路地来到后花园里的那座书楼。

坐在熟悉的位置,不由想起前几天男人在这边的光景。

外甥女没羞没臊,她这个小姨还要继续帮忙在姐姐那边遮掩,简直心累。

而且,当任景兮离开,即使到现在还是生气,这些日子,莫五菱也不知不觉开始考虑一些事情。

自己终究不能一直这样做莫莫的助理。

或许,也该有一些自己的事业。

甚至已经产生了一些念头。

既然任景兮可以做影视,坦白说,她这边,更是近水楼台。

因此,这些日子闲暇在书楼看书,莫五菱的阅读类型也从书楼里的藏书,悄然转向一些影视编导之类的专业书籍。

只不过……

好吧,这些心思,她莫名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甚至不好意思和祝莫莫谈起。

肯定会被那丫头当成在与任景兮较近之类。

怎么可能!

她才不会和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较劲儿。

嗯。

想起外甥女,这个,也不能说自甘堕落。

还是……都怪某个可恶的男人。

想想他在的这些日子,这边的四合院内,莺莺燕燕,满园春色,吃的过来吗?

哼。

祝某人养的那些姑娘都红杏出墙。

这么想着,又突然觉得,不该这么恶毒,毕竟……还是莫莫啊,外甥女也是一颗鲜嫩小红杏来着。

另外一边,时间一直持续到下午。

中戏的底子在这里,确实挑选了几个不错的人选,当然,都是待定。

到了晚上,本打算离开的任景兮被祝莫莫重新拉到了附近的四合院内,还带了自己在96班的所有女同学,一起聚餐,开玩笑说让任景兮帮忙开个后门。

无论是北影还是中戏,学生的眼界其实都不算低,一般的电视剧还真不一定看得上。不过,进入这两大学府,也算半只脚踏入了某个圈子,稍微有心也能注意到很多事情。

这部《还珠格格》,看似不起眼,但只看学校应对这个项目的阵仗,就知道幕后大有来头。

因此,这样一个项目,只要能在其中轧一个角色,说不定就能在不知不觉中攒下一份不得了的人脉。

热热闹闹到了深夜,第一次被祝莫莫邀请过来聚餐的女同学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任景兮又被祝莫莫强行拉下留宿。

半推半就。

毕竟这里可是他的产业,她又是他的女人,没什么不好意思。

只是晚间又不由想起某个家伙。

来了中国一趟,却始终没见她,看来,果然如他当初的态度那样,她只是他随手收下的一只可有可无的花瓶。

如此到了第二天上午,起床后正要打起精神重新工作,事情又来了转机。

终于被想起了。

那人让她去苏州见他。

于是启程。

祝莫莫很想很想跟去,但,考虑到母亲大人就在那边,去了就是送死,还是只能忍住。

乘坐已经安排好的私人飞机直达苏州,又兜兜转转了一阵,大概十一点钟就来到了苏州西郊的太湖边,乘坐一艘快艇赶去湖心,登上了一艘外表古色古香的三层木质游船。

乍一进入,伴随着一些音乐声,任景兮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阵女人香。

这里肯定有很多女人。

于是又不免小小自怜。

跟随一位女侍来到游船顶层,扫眼看去,果然如此。

顶层小厅的正中央正有三位女郎在跳舞,身姿妖娆柔媚,左左右右,两边的软榻上,都是身着古装的女子在弹奏各式乐器。

小厅正前方的宽大软塌上,则是某个男人。

左拥右抱。

宽大的软塌上除了某个家伙,两边还挤挤挨挨了五个女人。

抱得过来么?

小小腹诽一句,却看到他向自己招手,背后也被轻轻推了一下,下意识走过去。

迷迷糊糊,鞋子被一位女侍脱掉,不知不觉就靠在了他身边。

男人持着酒杯,似乎有些醉意,身上也带着淡淡的酒气,随手搂住她,轻声道:“来得正巧,恰好有一手新歌,一起听听。”

男人只是说了句,台下跳舞的姑娘悄然退开,船厅内的丝竹曲调也开始变化。

以及男人随意的讲解。

“本来,歌曲名可以叫《人间不值得》的,不过,值不值得,谁知道呢,于是就改改,《人间会》,这人间走一场,多好。”

任景兮因为被男人搂着,还被塞了一杯酒,不免有些恍神。

不过,带着戏腔的曲调想起片刻,她的注意力也重新集中,开始认真倾听,毕竟是中文专业毕业,越是有着文化素养的人,越是能够听出一首歌的底蕴。

不知不觉,酒未入口,任景兮就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只有这歌声在船舱内回荡。

*……

*竹马去寻竹马,青梅意兴阑珊。

*伯牙琴弦摔断,叔夜刚绝交山巨源。

*知己半路就散,结发总另结新欢。

*小情侣恰好遇见,喜鹊没来上班。

*长生岂能如愿,古稀尚靠垂怜。

*老病倒比莺莺燕燕,多陪二十年。

*小嫦娥偷吃灵药,却反而羡人间。

*……

Related Posts

1266_a3426

草莓视频深夜福利app下载

富二代appios下载

香蕉视频下载污app破解版

0697_a3468

1759_a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