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丁长生本来是想赶到市委找石爱国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情况的,顺便把林春晓一时半会不能到位的事情也汇报一下。

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不但石爱国没时间,就连张和尘都被叫到会议室去做记录了,看来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开会呢。

会议室里此时已经是争论的非常厉害,唾沫星子乱飞不,还充满了火药味,这个时候的石爱国依然是稳坐钓鱼台,不声不响的看着顾青山和邸坤成他们吵作一团。

“我早就过,这个项目的备选地不是只有湖州一个地方,明天人家也就是来看看地方,如果到时候我们不能拿出一个意见,那我们怎么答复人家,我们怎么提条件?”邸坤成很是气愤,这个项目是楚鹤轩拉来的,这当然算是自己这边的功劳,可是市里一直都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眼看这个项目马上就要完蛋,他此时真是心急如焚。

“看看就看看呗,这种火药桶项目,不接也罢,别人丢掉的项目,我们捡过来,如果我们这里也发生那样的群体**件,这个责任谁来承担?”顾青山依然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但是,这个项目对湖州来很重要,而且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吧,所以,我建议,这个项目暂时还是按照通过的情况下准备,先把接待这一关过去,让人家看看我们的诚意,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如果到时候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我建议将这件事报告给省里,那样的话,我们也都减少一些风险,大家认为怎么样?”司南下还是力挺邸坤成道。

石爱国看了一眼日渐活跃的司南下,心里一阵不高兴,但是司南下的又恰到好处,这让石爱国很憋气,这话本来是该他的,但是他没有这个魄力,所以让司南下抢了先。

“好了,这个项目争论了太久了,不是我们要把这样的项目拒之门外,我们这也是为了湖州几百万老百姓着想,对吧,所以争论是好事,既然对方来的这么急,那就先按照南下同志的意思办吧,成与不成,都要掌握主动权,好吧,谁还有要的吗?”石爱国一锤定音道。

会议最后定下来,为了表示湖州重视这个项目,由市长邸坤成亲自接待,副市长楚鹤轩陪同,开发区力配合。

张和尘回到办公室时看到丁长生居然在她的办公室里呢,而此时石爱国也回到了办公室。

“我正要找你呢,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石爱国道。

“哎”。丁长生答应着看了张和尘一眼,张和尘的嘴巴了两个字母:p,丁长生心里就大致有数了,可能还是关于那个项目的问题,看来这次又有了新的进展了。

暖系女生斑驳阳光投影治愈系清纯写真

“坐吧,刚刚开完会,p这个项目又有了新变数了,明天上午投资商要来考察,我们这边也没做什么准备,你们开发区明天力配合,力争这个项目能落户湖州”。石爱国这番话让丁长生大吃一惊,这件事不是一直在争论吗?怎么这么快就有了定论,自己怎么不知道?

“书记,您同意这个项目落地了?”

“不是我同意,而是常委会一致意见,意思是先按照落地准备,这个项目要与不要,我们都要掌握主动权,一句话,只许我们放投资商的鸽子,不许他们挑我们,明白吗?”

“哦,那我明白了,那我们怎么配合?事实上,这件事还是悄悄的进行比较好,实在是不适宜大张旗鼓的搞什么欢迎之类的,到时候带他们到开发区看看就得了,现在开发区还没有完捋顺,真要是有好事者把这件事捅出去,湖州的老百姓会怎么看,怎么做,市里也要有个预案,千万不能走他们的老路,费尽人力物力,最后被赶出来”。丁长生提醒道。

“嗯,你的不错,是该有个预案,那么这个预案你来做怎么样?”石爱国也是病急乱投医,什么事都想塞给丁长生,但是丁长生也不是傻子,该接的接,不该接的他才不会接呢。

“书记,这件事还是市政府主导比较好,而且最好是项目负责人制定预案,不要政出多门,那样协调起来也容易”。

“嗯,你的也对,开发区怎么样?”

“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已经有企业来考察了,书记,我得到消息,过段时间在中北省举办中部地区投资洽谈会,我觉得我们该去看看,省里到现在都没有下文件,是不是没得到通知或者是根本不想让我们去啊?”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上啊,新闻都报道了”。丁长生疑惑道。

“嗯,这事可能出在省里,你如果能联系上,你和省里联系下,这个机会不能错过,不行的话派个副市长出去参加这个洽谈会,唉,最近市里也是不太平,你多注意点,你虽然是开发区主任,但是市里有什么情况你也要多注意下,有什么事告诉我”。

“嗯,我知道了,书记,我还有件事要汇报”。

“吧”。

“开发区工委书记林春晓可能近期不能到岗了,是要暂缓?”丁长生慢慢道。

“暂缓?你听谁的?”

“海阳方面的消息,司书记应该知道这事了吧”。丁长生装作疑惑道。

“嗯,所以,这段时间,你要多费费心,开发区的事不能觑,一定要给我争气,很多人对你担任开发区主任很不满,你要做出成绩来给他们看看,堵堵人家的嘴”。

“书记,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干好的”。丁长生表态道。

“嗯,你去市长那里看看,配合他们搞好明天的接待,看看他有什么需要你做的”。

“可是,市政府那边没给我打电话啊,估计用不着我吧”。丁长生拿出手机看了看,道。

“好了,主动一点,都是为了工作”。石爱国道,其实丁长生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丁长生没再什么,离开石爱国的办公室后,到了张和尘的办公室,声问道:“今晚方便吗?”

张和尘没话,抿嘴一笑,一抹羞红爬上了脸,丁长生心里有数了,扬长而去。***

Related Posts

草莓视频深夜福利app下载

富二代appios下载

香蕉视频下载污app破解版

0697_a3468

1759_a5175

jvc名优馆app官方